“背锅”这事,还是得专业的人来干

国内新闻 阅读(953)

  侠之大者,要能背锅。

  江湖有一传说,有一大侠,武功高强,靠一口黑锅行走天下。在大侠的眼中,没有什么锅是不能背的,如果有,那一定是还没遇上我!这位大侠,江湖名讳背锅侠。

  t018b5a2be3c410fbc2.jpg

  背锅,是一种精神;背锅,是一种信仰。

  背锅这种事,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背的。如果没有强大的心灵,如果没有高超的技巧,那么,这口锅将会背得不平不稳。专业的事,还是得要专业的人来做才行。

  t01aba725b693409c9a.jpg

  要说历史上的背锅侠,一双手加一双脚的指头肯定是数不过来的。但是,要说背锅这种事干得最专业的,那还是当属中国第一暴君商纣王。

  t014460df610edc3d24.jpg

  商纣王,本名不叫纣。

  人本来的名字明明叫做辛,人称大商帝辛。当然,也可以唤人家的小名叫做“受”,这个“受”可不是那个“受”,想歪的请自觉面壁。这个“受”是“受德于天”的意思,本意是好的。

  这个“纣”是周人给起的,目的是贬低失败者。当然了,这个字既然是出自对手之手,肯定不是什么好词了。

  高诱注《吕氏春秋功名》语:“贱仁多累曰纣。”

  蔡邕《独断》语:“残义损善曰纣。”

  裴《史记集解》注:谥法曰:“残义损善曰纣。”

  关于商纣王的暴行,多的不敢说,全中国至少有80%的人听过。拜《封神榜》所赐,人们一提到暴君,第一个反应就是纣王,其次,才能轮到同样可怜的秦始皇。

  t0198e1d829dfe161a9.jpg

  像什么

  “炮烙之刑”、“比干剖心”、“酒池肉林”、“修建鹿台”

  等等,可以说,后世暴君能干的事情,纣王全都“干”完了。而后世暴君不能干的事,纣王也都给干完了。纣王,堪称暴君中的暴君,人称“殷商豹中豹”。

  然而,纣王果真这样残暴吗?即便是在太史公的著述里,纣王也不是个一无是处的暴君。

  《史记殷本纪第三》:“帝纣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知足以距谏,言足以饰非;矜人臣以能,高天下以声,以为皆出己之下……”

  t01d871248aa34261e0.jpg

  可见,

  纣王其实是一个智商值和武力值都爆表的一个人。

  而不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只知道荒淫享乐的人。甚至于,纣王在位期间还积极地开疆拓土,改革制度。

  t01a2acb26f6e914bad.jpg

  但是,在历朝历代的史书中,纣王无一例外,都是个罪孽深重的君主,丝毫看不到他的施政治国有什么好的。而且,他所背负的罪名,一个比一个深重,一个比一个残暴。前文提到的,只不过是纣王“恶行”的九牛一毛而已。

  t0116bf66fd536e5ad4.jpg

  然而,纣王是何等冤屈!说他是暴君,可能他并不会说什么,毕竟这货喜欢打仗,喜欢征服,难免会劳民伤财。从这一点看,说纣王是暴君也不为过。但是,暴君可不是昏君,更不是没有人性的角色。很多在纣王头上的罪名,都是后世的史家们一个个凭空添加上去的。

  《尚书周书牧誓》:“今商王受,惟妇言是用,昏弃厥肆祀弗答,昏弃厥遗王父母弟不迪,乃惟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长,是信是使,是以为大夫卿士。俾暴虐于百姓,以奸宄于商邑。……”

  t01fe3c43043bc1f6fd.jpg

  武王所列举的纣王罪名,不过是“听信妇言”、“不留心祭祀”、“不用贵戚旧臣”、“登用小人”。然而,这些真的可以算作是“罪”吗?其实,现在看来,纣王的一系列“罪”都是极富进步意义的举措。

  《商代史》亦认为帝辛进行了完善制度的尝试,包括:

  变更用人制度,重用“小臣”集团,提拔了一批非世官大族的人员,见于史籍的有飞廉、恶来、费中、左疆等;

  加强对外服的控制,具体有将西伯昌等三人任命为三公、羁縻于朝廷,以及举行军事演习等举措;

  推行法律改革,通过法律惩罚的方式使内、外服各族人口脱离族组织而纳入自己的直接掌控之中,从而扩大自己直接控制的人口数量、削弱贵族势力,同时以严刑峻法镇压贵族反抗;

  严格推行周祭制度,固定和缩小致祭神灵的范围,以此疏远旧贵族,等等。

  可以说,原本武王讨伐纣王是宣称的所谓罪行,其实都可以算作是一种泼脏水的行为。即便说,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可能纣王的这些措施有些超前,当时的既得利益阶层无法接受,再加上,纣王也确实做了这些事,挨骂倒也不算冤枉。

  t016d0a8e9f94303a16.jpg

  但后世给纣王添加上的一系列罪名,就是实打实的泼脏水了。

  糟丘;酒池;肉圃为格;雕柱而桔诸侯;刑鬼侯之女而取其环;戳涉者胫而视其髓;杀梅伯而遗文王其醢;脯鬼侯;作为璇宫;筑为倾宫;剖孕妇而观其化;杀比干而观其心;任恶来;言而不信,期而不当。

  为象箸;设炮烙;翼侯炙;作靡靡之乐;为长夜之饮以失日。

  到了汉朝,则删改、精简了一些东西,同时又增添了一些新鲜的东西。大名鼎鼎的鹿台,就是从这个时候出现的。

  t01a86df85a09f4fd6e.jpg

  距谏、饰非;矜人臣以能,高天下以声,以为皆出己之下;作北里之舞;厚赋税,以实鹿台之钱而盈钜桥之粟;益收狗马奇物,充仞宫室;益广沙丘苑台,多取野兽蜚鸟置其中;大最(聚)乐戏于沙丘;使男女倮相逐于酒池肉林之间;废商容。

暴行,到后世的十几、几十种暴行,纣王所背负的“罪孽”随着时间的增长,呈几何状攀升。然而,这些罪行,大部分都是后人出于警示或者是其他的意图而自己进行的形象删改。真正的纣王,远远没有后世的史书中说得那么不堪。说破了天,纣王不过是个亡国之君。只不过在几千年的封建社会里,成为了文人们警示帝王的活靶子。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