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分享 | 自由之风范,理性之批判:当代知识分子的本位探寻

国内新闻 阅读(1713)

  言之有范2019.7.27我要分享

  image.php?url=0MkqdWroRE

  今日看点

社会学家应如何想象?自由之风范,理性之批判——一个当代知识分子的理想形象也就在这个问题的反思中愈发清朗。

  image.php?url=0MkqdWo2fw

  1

  书籍简介

  C·赖特·米尔斯,美国著名的批判社会学家。他早年求学于威斯康星大学,广涉社会与政治理论,兼修史学和人类学,25岁获博士学位。50年代初以《白领:美国的中产阶级》一举成名,并任教于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系。他在知识社会学和美国社会阶层研究这两个方面都有杰出的成绩,《性格与社会结构》(与格斯合著,1953年)《白领:美国中产阶级》(1951年)《权力精英》(1956年)被视为其主要代表作,他与人合作编译的《韦伯社会学文选》亦被认为是权威译本。米尔斯1962年病逝于纽约,年仅46岁,去世后被誉为“当代美国文明最重要的批评家之一”。

  image.php?url=0MkqdWqvZF

  《社会学的想象力》之于米尔斯,正如《资本论》之于马克思,《经济与社会》之于韦伯,这本著作堪称米尔斯一生学术精华的大成之作。全书以批判美国社会学界的成果作为探讨主题,运用知识社会学的观点并结合作者在社会阶层等方面的研究经验,批判传统学科的抽象与僵化界限,由此强调“社会学想像力”的重大意义。自1959年出版以来,已成为英语世界乃至世界各地社会学教学中广受推崇的入门经典。1989年,美国社会学界还就本书发表30周年召集学者进行回顾性专题研讨。

  2

  核心观点

  全书开篇,米尔斯就鲜明地指出,日常生活中的大多数人之所以会对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困扰感到焦虑迷茫,是因为他们没能把个人生活进程与社会的历史背景及其结构性变迁联系起来。在现代化工业社会,人们格外注重自我意识的表达,然而大众创造历史的进程却远远超出一般个体依据价值判断调试自身的能力。因此,米尔斯认为人们需要一种“特殊的心智品质”来帮助人们在大千世界中“利用信息,发展理性”,从而看清社会现象间的联系乃至全貌。他将这种“特殊的心智品质”称之为:社会学的想象力。

社会结构、社会历史、人与人性。社会学的想象力要求从个人与时代、个人与历史和个人与社会全方位认识个体所处的环境,不断地转换视角,从而获取一种认识世界的新的思维方式。在节奏快进、物欲横流的当代社会下,每个人都会产生或多或少的困扰。困扰的产生源自社会环境与内心意识的冲突,自己所珍视的价值受到威胁,因此个体困扰具有很强的私人性;可一旦个体的困扰无法在其所能获得的机遇范围内找到解决办法,个体困扰就会上升为一个公众议题,就有必要运用社会学的想象力,超越个人环境变化,从而理解这些变化。

  image.php?url=0MkqdWv2mx

  第二章到第八章的内容可以概括为两个字:批判。在第二章和第三章,米尔斯分别针对20世纪50年代流行于美国社会研究界的两种理论方法进行了批判。首先是宏大理论,作者指出其三个明显缺陷:思考层次过于一般化;玩弄含义暧昧的术语;错误地构想了价值取向的规范性结构。其次,是抽象经验主义,作者指出这种认识论的严重缺陷在于其空洞的形式主义,不是从问题出发指向对应的研究方法,而是用方法论去套问题,反而扼杀了方法论。

  在接下来的第四章到第八章,米尔斯批判了彼时美国社会学发展的不良态势。米尔斯认为,形形色色的实用主义,不管是自由实用主义还是新自由实用主义,抑或是保守实用主义都已被政治化、科层化和意识形态化。他一针见血地指出,社会学越来越为政治服务,干扰它的因素除了一些不可避免的客观因素外,现在又添加了更多的人为因素,理论开始为政治服务。米尔斯强调任何学科都不是独立的存在,研究每一个社会问题都需要涉及多方面知识,所以社会学家不必执着于将社会学总结成统一的理论体系,以人为主题的研究才是实际所在。由于作者自身的经历,他十分看重历史在社会研究中的作用,认为社会科学家必须使用历史资料,历史学与社会学存在密切关系。

  在第九章和第十章,作者围绕自由和理性以及社会学与政治的关系问题发表了个人见解。米尔斯表示,写作此书的目的是“确定科学对于我们时代的文化使命所具有的文化涵义。具体说明促成社会学的想象力的各种努力;表明它与政治和文化生活的密切关系;或许也暗示出一些想拥有它所必需的东西。以这些方式揭示当代社会科学的本质及其应用。”

  3

  思辨和启示

  《社会学的想象力》问世三年后,米尔斯就因突发心脏病而溘然长逝,故而有人说此书是米尔斯献给社会学的“天鹅之歌”。很多时候,我们往往是通过一部作品来认识一个人的。作为世界各地社会学教学中颇受推崇的入门经典,这本书翻译到中国后却曾引发争议。今天,我们在包容性地接纳吸收米尔斯的见解、观点的同时,可以深入思考一下米尔斯——这位社会学史上的传奇人物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到底想要表达的是什么,为什么是这样一个人写出了这么一部耐人寻味又有持久影响力的社会学读本。

  1.对社会学想象力的浅层解读

  社会学的想像力是米尔斯战斗的武器,他将其定义为一种视角的转换,即把“环境中的个人困扰”转化为“社会结构中的公共议题”。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使人认清自身价值,从焦虑与淡漠的陷阱中挣脱出来,站在更高的层面上看待这个价值缺失的时代。同时,社会学的想像力帮助社会学家回归经典的社会分析:关注历史中的社会结构、主旨与紧迫的公共议题和持续的人类困扰实质上直接关联。事实上,米尔斯对帕森斯宏大、抽象的社会学结构理论的强烈批判,正是是他呼唤社会学想象力的首要原因。毋庸置疑,在我们这个时代,社会学的想象力仍然是一种稀缺品。从某种意义上讲,米尔斯对于社会学想象力的呼唤似乎永远都不过时。

  2.社会学想象力的当代启示

  真正的社会学想象力是具有高度时代特征的。米尔斯在书中强烈主张社会学家要积极介入政治和公共事务,打破焦虑和淡漠,刻意提出有争论的理论和事实,鼓励公共生活的讨论,使人们能够触及生活世界的真实,而不使公共生活依赖官方定义。“他应当为社会所做的,就是反抗一切摧毁真实公众而创造一个大众社会的力量,或者从积极的目的看,他的目标就是帮助公众提升自我修养”,让“所有人都成为具有实质理性的人,他们的独立理性将对他们置身的社会、对历史和他们自身的命运产生结构性的影响。”社会学的想像力的重要性于是在这样一个追寻公众社会的过程中表现出来。

  此外他还揭示了社会科学统一的真实含义:解决实际问题的要求在于要依循问题的界限进行专业化。米尔斯认为“社会科学应当关注的,是人类的多样性”。这样一个多样性的人和多样性的社会,对我们的研究提出了很大的挑战。“它必须足够简要,使得理解成为可能;又必须足够的综合,使我们在观点中能包含多样性的广度和深度。”要研究和理解这么一个多样的整体的对象,我们需要压缩学术空间,即运用多学科视角,综合各学科理论和方法,才能比较准确地研究和真实地反映研究对象。这就是要求我们在进行社会科学研究时,应具备超越学科领域和方法畛域的贯通思维。在社会科学的研究范式里,“人文化成”的底蕴学养和“格物致知”的逻辑方法同样重要。

  3.知识分子本位的探寻

  在第七至第十章中,米尔斯从否定性批判走向了对知识分子本位的寻找。“理性在人类事务中发挥作用,自由的个人是理性之载体。”自由和理性是人类的天性,然而在异化的世界里、异化的生活中的个人自身都已被异化,成为“快乐的机器人”。在这种深深的忧虑下,米尔斯渴望召唤社会知识分子,来教化科层制顶峰的领袖和弱智化了的普通大众,最终呈现出一个使徒般的理想主义社会学家形象——自由之风范,理性之批判。在米尔斯看来,知识分子除了保持自己的这份天性,还肩负着另一个重任,那就是寻回全人类的理性和自由。

  贯穿全书始终的批判,不是纯粹的反对,它仅仅是一种手段,其目的是为了完善和重建。20世纪美国的社会学阵营逐步开始建制化,米尔斯对当时美国社会三大发展趋势的批判是其指出社会科学研究前景的发端,是相当理性、相当中肯、相当成功的。如此强烈而深刻的批判并不意味着米尔斯对这些研究形式的积极作用视而不见,这恰恰是学术自身不断发展和完善的动力机制。现实情况和理想类型的抵牾是米尔斯批判的动力和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在本书最后的附录中,米尔斯分享了自己多年来的治学经验,含括了对全书重要论点的整理性总结。在《社会学的想像力》中,米尔斯所体现出的批判精神,是当下这个时代,一名以学术为业的知识分子的必然选择。我想,这本名著的经典之处就在于,对美国本土社会和社会学界的批判,在更广阔的地域、更长远的时间里,对更多的知识分子依然大有裨益。从这个意义上说,姑且不论其他社会学家对米尔斯的批判作何回应,《社会学的想像力》仍理应是社会学、乃至社会科学的领域中一本具有启蒙意义的著作。

  收藏举报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