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上半年中国水力发电行业运行现状:水力发电机遇与挑战并存

国内新闻 阅读(1216)

全球新能源网2天前我想分享

一,全球水电行业现状

水电是一种可再生能源,对环境的影响较小,发电效率超过90%,发电成本低,发电开始快,发电在几分钟内完成,调整容易,除了提供电力,它也可以控制洪水并提供灌溉。水,改善河运,改善交通,电力供应和经济,特别是旅游和水产养殖。到2018年,全球水电装机容量达到1292吉瓦,水电项目的发电量在2018年达到创纪录的4200太瓦时,这是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最高贡献。

在地区方面,东亚和太平洋地区再次增加了产能。 2018年,累计新建水电装机容量为9.2GW,其次是南美(4.9GW),南亚和中亚(4.0GW),欧洲(2.2GW)和非洲(1GW)。 ),北美和中美洲(0.6GW)。 2018年新增水电装机容量排名前十位的国家是中国(8540MW),巴西(3866MW),巴基斯坦(2487MW),土耳其(1085MW),安哥拉(668MW),塔吉克斯坦(605MW),厄瓜多尔(556MW),印度(535MW) ),挪威(419MW)和加拿大(401MW)。

二,中国水电行业运作现状

水资源作为可再生清洁能源,是中国能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能源产业的能源平衡和可持续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中国幅员辽阔,土地面积960万kO,水资源丰富。根据最新的水电评估结果,2018年全国水资源总量达5亿立方米,与多年平均水平基本持平。其中,地表水资源量为2亿立方米,地下水资源量为8246.5亿立方米,地下水和地表水资源量固定为1139.3亿立方米。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中国一直非常重视水电建设。虽然水电建设由于历史,金融和制度因素而经历了起起落落,但它呈现出波浪般的趋势。但是,水电在过去的50年里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为国民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水电建设主要集中在东部地区,经济发展和用电量增长迅速,大型水电站并不多。 20世纪50年代后期,刘家峡等大型水电站建在黄河干流,但仍主要在东部地区开发建设。西南地区丰富的水电资源尚未大规模开发,电力行业的水电比重逐步下降。改革开放以来,国家提到了西部地区水资源的开发,特别是在“西电东送”的提案之后,西南地区丰富的水电资源得到了逐步开发和利用。除了长江干流的三峡水电站外,还在雅River江,大渡河和长江的重要支流乌江上建造或正在建设大型水电站。龙阳峡至青铜峡,岷江,南盘河和红水河已建成或正在建设一批超过100万千瓦的骨干水电站。这些河流或河流的水力资源的开发启动了西部地区的发展和“西电东送”。

在21世纪,国家从经济快速发展,能源可持续供应,环境保护和西部大开发的角度制定了优先发展水电的政策。水电建设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2019年上半年,全国水电装机容量较大的省份云南64万千瓦,湖南37万千瓦,浙江28万千瓦,占新增装机容量的70.4%。截至2019年6月底,该国水电装机容量约为3.54亿千瓦(包括2999万千瓦的抽水蓄能)。

2019年上半年,全国水力发电量为513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1.8%。就省份而言,水电发电量排名前五位的省(区)为1222.1亿千瓦时,云南为1132亿千瓦时,湖北为592亿千瓦时,贵州为328亿千瓦时,湖南为305亿千瓦时。发电量占该国水力发电量的69.7%。

2019年上半年,全国水电平均利用小时数为1,674小时,比去年同期增加169小时。就省份而言,宁夏平均利用小时数较多的省份为2334小时,湖南为2195小时,甘肃为2134小时,河南为2087小时,青海为1979小时。

III。分析中国水力发电面临的挑战

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中国的水电产业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水电建设从小到大,从弱到强,项目规模不断扩大。但仍有许多问题。主要内容如下:

水电建设对生态问题不够重视

传统的水电工程建设将破坏河流和湖泊的连续性。水库中水的积累将对水质产生不同程度的富集效应。大坝建成后,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上游集水区的环境变化,破坏生态平衡。它还可能带来不同程度的地质灾害,影响下游生态环境,威胁下游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和水源保护区等生态敏感区也可能参与施工过程。此外,施工前的安置矛盾将更加突出。

2.电源管理系统的限制

从本质上讲,电力行业仍然是一个高度垄断的行业,单一的企业完全控制权力的调度,分配,销售,结算等,具有绝对的权力。在电力相对过剩的时期,水电与火力发电之间的矛盾尖锐,并受到高度垄断的影响。优先考虑使用水电资源并造成浪费是不可能的。中国长期以来一直以火力发电为主,每个火力发电厂都与各种煤矿建立了相对固定的关系。如果用水电代替火力发电,不仅电厂面临巨大的压力,而且煤矿也会受到影响,这将给双方带来经济困难。在众多经济利益驱动下,中国现在形成了“保护火电,轻水电”的局面,造成大量水电资源浪费。

3.不合理的电力资源分配

就技术而言,水电的峰值或减载非常容易。完成启动,并网发电或停放大型水电机组需要很短的时间,而且很容易完成。然而,相同容量的火力发电单元可能花费很长时间来完成启动或停止。因此,水电机组通常用作调峰或备用机组,并且不考虑常规时期的发电应用,导致水和电的巨大浪费。

收集报告投诉

一,全球水电行业现状

水电是一种可再生能源,对环境的影响较小,发电效率超过90%,发电成本低,发电开始快,发电在几分钟内完成,调整容易,除了提供电力,它也可以控制洪水并提供灌溉。水,改善河运,改善交通,电力供应和经济,特别是旅游和水产养殖。到2018年,全球水电装机容量达到1292吉瓦,水电项目的发电量在2018年达到创纪录的4200太瓦时,这是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最高贡献。

在地区方面,东亚和太平洋地区再次增加了产能。 2018年,累计新建水电装机容量为9.2GW,其次是南美(4.9GW),南亚和中亚(4.0GW),欧洲(2.2GW)和非洲(1GW)。 ),北美和中美洲(0.6GW)。 2018年新增水电装机容量排名前十位的国家是中国(8540MW),巴西(3866MW),巴基斯坦(2487MW),土耳其(1085MW),安哥拉(668MW),塔吉克斯坦(605MW),厄瓜多尔(556MW),印度(535MW) ),挪威(419MW)和加拿大(401MW)。

二,中国水电行业运作现状

水资源作为可再生清洁能源,是中国能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能源产业的能源平衡和可持续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中国幅员辽阔,土地面积960万kO,水资源丰富。根据最新的水电评估结果,2018年全国水资源总量达5亿立方米,与多年平均水平基本持平。其中,地表水资源量为2亿立方米,地下水资源量为8246.5亿立方米,地下水和地表水资源量固定为1139.3亿立方米。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中国一直非常重视水电建设。虽然水电建设由于历史,金融和制度因素而经历了起起落落,但它呈现出波浪般的趋势。但是,水电在过去的50年里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为国民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水电建设主要集中在东部地区,经济发展和用电量增长迅速,大型水电站并不多。 20世纪50年代后期,刘家峡等大型水电站建在黄河干流,但仍主要在东部地区开发建设。西南地区丰富的水电资源尚未大规模开发,电力行业的水电比重逐步下降。改革开放以来,国家提到了西部地区水资源的开发,特别是在“西电东送”的提案之后,西南地区丰富的水电资源得到了逐步开发和利用。除了长江干流的三峡水电站外,还在雅River江,大渡河和长江的重要支流乌江上建造或正在建设大型水电站。龙阳峡至青铜峡,岷江,南盘河和红水河已建成或正在建设一批超过100万千瓦的骨干水电站。这些河流或河流的水力资源的开发启动了西部地区的发展和“西电东送”。

在21世纪,国家从经济快速发展,能源可持续供应,环境保护和西部大开发的角度制定了优先发展水电的政策。水电建设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2019年上半年,全国水电装机容量较大的省份云南64万千瓦,湖南37万千瓦,浙江28万千瓦,占新增装机容量的70.4%。截至2019年6月底,该国水电装机容量约为3.54亿千瓦(包括2999万千瓦的抽水蓄能)。

2019年上半年,全国水力发电量为513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1.8%。就省份而言,水电发电量排名前五位的省(区)为1222.1亿千瓦时,云南为1132亿千瓦时,湖北为592亿千瓦时,贵州为328亿千瓦时,湖南为305亿千瓦时。发电量占该国水力发电量的69.7%。

2019年上半年,全国水电平均利用小时数为1,674小时,比去年同期增加169小时。就省份而言,宁夏平均利用小时数较多的省份为2334小时,湖南为2195小时,甘肃为2134小时,河南为2087小时,青海为1979小时。

III。分析中国水力发电面临的挑战

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中国的水电产业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水电建设从小到大,从弱到强,项目规模不断扩大。但仍有许多问题。主要内容如下:

水电建设对生态问题不够重视

传统的水电工程建设将破坏河流和湖泊的连续性。水库中水的积累将对水质产生不同程度的富集效应。大坝建成后,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上游集水区的环境变化,破坏生态平衡。它还可能带来不同程度的地质灾害,影响下游生态环境,威胁下游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和水源保护区等生态敏感区也可能参与施工过程。此外,施工前的安置矛盾将更加突出。

2.电源管理系统的限制

从本质上讲,电力行业仍然是一个高度垄断的行业,单一的企业完全控制权力的调度,分配,销售,结算等,具有绝对的权力。在电力相对过剩的时期,水电与火力发电之间的矛盾尖锐,并受到高度垄断的影响。优先考虑使用水电资源并造成浪费是不可能的。中国长期以来一直以火力发电为主,每个火力发电厂都与各种煤矿建立了相对固定的关系。如果用水电代替火力发电,不仅电厂面临巨大的压力,而且煤矿也会受到影响,这将给双方带来经济困难。在众多经济利益驱动下,中国现在形成了“保护火电,轻水电”的局面,造成大量水电资源浪费。

3.不合理的电力资源分配

就技术而言,水电的峰值或减载非常容易。完成启动,并网发电或停放大型水电机组需要很短的时间,而且很容易完成。然而,相同容量的火力发电单元可能花费很长时间来完成启动或停止。因此,水电机组通常用作调峰或备用机组,并且不考虑常规时期的发电应用,导致水和电的巨大浪费。

http://www.sugys.com/bds6ZD/Z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