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站去哪」从巨型卧佛,看千年西夏

国内新闻 阅读(1010)

  2019 旅游住趣儿

  在张掖市区,还有一处入围“神奇西北100景”的所在张掖大佛寺。寺内卧佛身长达34.5米,是国内最大的室内卧佛。

  

  大佛寺建造于近千年之前,那个时候,这片土地还属于神秘的西夏。时光流转,宏伟的卧佛静静地看着红尘俗世,一晃就已千年。

  

  看上一眼大佛

  时光倒流千年

  张掖

  大佛寺

  大佛寺位于市中心。景区面积很大,外面建有广场和古香古色的牌楼,绿化很好。

  

  穿过牌楼,佛殿赫然出现在眼前。

  张掖

  大佛寺

  大佛寺始建于西夏永安元年(1098年),原名迦叶如来寺,明永乐九年(1411年)敕名宝觉寺,清康熙十七年(1678年)敕改宏仁寺,因寺内有巨大的卧佛像故名大佛寺,又名睡佛寺,1996年被列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大佛寺占地约平方米,坐东朝西,现仅存中轴线上的大佛殿、藏经阁、土塔等建筑。大佛殿面阔九间(48.3米),进深七间(24.5米),高20.2米,二层,重檐歇山顶。殿内有彩绘泥塑31具,为西夏遗物。其中卧佛长34.5米,为中国现存最大的室内卧佛像。卧佛后有十大弟子群像,旁有优婆夷、优婆塞及十八罗汉等塑像。

  寺内安放有国内最大的室内卧佛,也就是佛祖释迦牟尼的涅像。他安睡在大殿正中高1.2米的佛坛之上,佛身长34.5米,肩宽7.5米,耳朵约4米,脚长5.2米。大佛的一根中指就能平躺一个人,耳朵上能容八个人并排而坐。

  佛殿整体感觉“灰蒙蒙的”,保留了木构建筑,有种破败古旧的感觉。

  

  佛殿之外,有不少“依稀能看见旧日辉煌”的浮雕。

  据记载,殿门两侧镶以六平方米的砖雕一块,左为“登极乐天”、“西方圣境”,右为“入三摩地”、“园演法”。

  

  浮雕大概建于明清时代,做工精美但并不古朴。

  

  佛殿的梁顶和飞檐很美,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显得很精神。

  

  还未进大殿,就可以远远地望见大佛宏伟的身躯,气势这一块拿得死死的。真正走进大殿,壮观的佛头就已令人震撼得汗毛倒竖。

  

  走了几步,发现殿内禁止拍照,只好收起相机和手机。

  史载,西夏国师嵬在此掘出一翠瓦覆盖的卧佛而初建大佛寺。现存建筑有大佛殿、藏经阁、土塔三处。大佛殿殿高33米,面阔9间,规模宏大。殿内有木胎泥塑佛像,金装彩绘,形态逼真,视之若醒,呼之则寐。

  更传奇的是,1966年,人们在卧佛腹内发现铜佛、铜镜、铜壶、佛经等,还有一块铅牌,记载了明成化年间在河西发生的一次地震。

  大佛两身后有十大弟子的雕塑,两侧还有十八罗汉,是货真价实的西夏原物。绕大佛走一圈,可以欣赏完整的十八罗汉。光线昏暗,四周寂静无声,来自神秘西夏的雕塑,让时光显得有点不真实。

  感受下前人拍摄的大佛,图片来自网络↓

  

  大佛殿的后面是佛教艺术陈列厅,也是张掖甘州区博物馆,这里集中展示了大佛寺遗藏、出土和征集的佛教文物。

  

  位于佛教艺术陈列厅后侧的藏经殿,殿内的镇寺之宝为《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又被称为《金经》。在明朝正统六年随《永乐北藏》等首批佛经均运达张掖。藏经阁面阔21.3米,进深10.5米,单檐歇山顶。

  

  藏经阁展览中有一处展览很带感。

  1941年,西北的大军阀马步芳部欲进驻大佛寺,为护佛经免遭损坏,时任张掖县书记与大佛寺住持妙显把存放《北藏》的经橱,全部秘密用土坯砌在藏经殿东的围金柱后面。藏经的秘密,仅有几人知晓,并由寺中住持一任任传给最亲信的弟子。

  后来,尼姑本觉担起了看管藏经典的重任。作为佛经下落的最后知情者,在十年动乱中尼姑本觉没少挨批斗,却从未吐露半句。1975年的一天夜里,她所住的小屋失火,74岁的她在火中圆寂。

  直到二十年后,寺院在翻修被火烧过的房子时,才发现了从她的卧室通向藏经殿的一个暗道,暗道那边是由藏经殿内的一道夹墙形成的密室,夹墙长40米,高20米,厚4米。12个经橱整齐地排列在里面,每个经橱中都装满了佛经。

  

  另一处惊艳,即是金塔寺石窟的复制模型连复制品看上去都非常壮观。

  

  寺院最深处是白色的土塔,为砖土混筑密宗覆钵式塔,高33.37米。朗朗晴空之下,洁白的塔身非常耀眼。

  

  在寺里逛了半天才舍得走。狠狠吃了一顿拉面,还点的是“超级皇家豪华套餐”,面+肉+蛋+两份小菜,才17块钱!

  

  离上火车还有一段时间,于是在张掖市漫无目的地闲逛。

  

  我要上的,是开往四川广元的火车。想从张掖飞成都,但全部需要从兰州转机,还要过夜。不抱希望地查了查火车,竟然有从张掖到广元的直达车,而且还有卧铺票!

  捡了大便宜一样上火车,找铺位,爬上炕望天儿。

  

  很久没有坐卧铺火车了,窗外闪过苍凉的山,以前四处游荡的日子好像又回到了眼前。

  

  晃晃荡荡十几个小时,一睁眼,天早就大亮。车窗外的戈壁滩不见了踪影,换成了郁郁葱葱的绿色。火车,已经进入了更加神秘的蜀地。

  

  和我一起,看看世界其他角落的人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滨海潮编辑 阿史

  

http://www.sugys.com/bdsjWe7/CS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