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放宽汽车限购 京沪为何“按兵不动”?

国内新闻 阅读(1081)
?

最近几天,贵阳市人民政府发布了关于废除《贵阳市小客车号牌管理暂行规定》的通知,宣布取消整车政策。这激发了其他限制购买的城市的想象力。北京,上海和其他城市会释放限制吗?

打开车子限制购买

为提高消费水平,国务院办公厅于8月27日发布了《关于扩大汽车消费潜力的通知》《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并探索具体措施逐步放松或取消限购措施。

在此之前,似乎已经有取消购车限制的通知。 6月6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生态环境部联合发布了《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 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年)》通知(以下简称《方案》)。在通知中,“对新能源汽车和购买都没有限制。该请求应被取消。

6月,广州和深圳发布了一项放松汽车彩票和招标指标的新政策。其中,广州市计划从2019年6月至2020年12月增加10万辆中小乘用车的增量配额。深圳市计划今年将每年增加40,000辆普通车增量,增长50%。

截至目前,广州,深圳,贵阳和海南已经宣布放宽或放宽汽车购买限制政策。

与广州和深圳相比,贵阳采取了更为直接的做法,并完全废除了购车和摇头车的政策,成为九个省市中第一个实施限购政策的城市。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协会秘书长崔冬树认为,杭州和天津也有可能放宽购车限制。

北京和上海会跟进吗?

尽管许多地方已逐步放松或放宽购车政策,但北京,上海和其他地方并未调整现行政策。

北京-上海是否回应释放汽车的购买?南京市城市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杨涛认为,不会直接发布它。 “大城市和大城市的道路拥堵和环境污染问题仍然非常突出。考虑到在城市中实现高质量,可持续发展和绿色环保的要求,那些采取限购和限购等措施的特大城市和大城市不是短期内。放手是容易的,放手是不合适的。”

《方案》在鼓励放宽购买限制的同时,还提到了拥堵区域,这表明应结合路段的拥堵合理地设置拥堵区域。原则上,对拥挤区域的外部不应施加任何限制。

此外,购买汽车的巨大需求也减少了北京和上海直接发布限制的可能性。汽车行业分析师贾新光认为,目前北京有300万辆汽车购买,购买的可能性不大。

根据先前宣布的2019年乘用车总数和分配比例,2019年乘用车年度指数的年度配额为100,000。其中,普通轿车个人指数为38,000,个人新能源指数为54,000。

截至8月,普通乘用车指标数量已超过300万。根据《北京市“十三五”时期交通发展规划建设》和《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实施工作方案(2017年至2020年)》的要求,到2020年底,北京的机动车数量应控制在630万辆以内。

“对于这些大城市,更可能的方法是每年增加一些购车指标。”贾新光说。

在解除购买限制后,如果出现交通拥堵该怎么办?

许多人担心,在放开或放松汽车后,城市汽车的数量会迅速增加,并且城市交通拥堵的问题将更加严重。不可避免地会增加交通拥堵吗?您可以在解除限制的同时缓解交通拥堵吗?

在杨涛看来,限制购买等行政措施不是解决拥堵的唯一方法,也不是最好的方法。减少城市交通拥堵是一个全面而系统的问题。

他表示,一方面,放开限购后可以通过经济手段调节小汽车使用成本,加强引导小汽车理性使用。“目前小汽车使用成本较低,导致城市区域小汽车过度使用。在很多中等城市,0-3公里出行方式中小汽车使用率很高,这违背了节约发展的理念。放开限购促进小汽车消费的同时,急需通过调节燃油税、停车费等方式调节小汽车使用成本,让小汽车成为家庭外出休闲、旅游而非通勤和短途出行的主要工具。”

另一方面,杨涛建议,要改善公共交通出行的便利性、可靠性、准时性,提升公共交通对市民出行的吸引力、可信度,让公共交通成为市民出行的首选方式。

崔东树则表示,通过优化城市布局,实施智能交通系统的建设,进行城市交通资源的合理调配,能有效缓解放开汽车限购后的交通压力。随着技术手段日益完善,完全能实现更好的动态调节效果。

(责任编辑:张倩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