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资本寒冬,请把焦点留给创想者

国内新闻 阅读(1274)
?

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企业服务数据库公司克朗彻基(Crunchbase)评估了过去十年全球第一轮或更多轮融资量的趋势图。尽管美国和世界其他市场的首轮融资额持续增长,但中国市场在2018年后经历了跌入悬崖的下跌。

有很多解释,比如人口红利的消失和互联网渗透的饱和。中国消费互联网市场已经进入瓶颈期。另一个例子是,在资本冷风的影响下,国内风险投资机构开始调整投资理念,从追逐风转向风险控制。

但是如果你从根本上看问题的原因,在过去的十年里,国内的企业家环境一直遵循这样一条途径:来解决科技问题,就像一群使用人工智能来解决问题的企业家在人工智能浪潮出现后很快出现一样。这种途径似乎不成问题,但在投资机构简单计算了一个经济账户后,这种九死一生甚至百分之一的创业成功率可能不是最理想的结果。

有新的创业方式吗?至少SEED AWARD给出了一个答案,从生活的痛苦点开始,呼吁人们将科学技术应用于生活。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世界各地挖掘了数以千计的创新项目,其中许多有可能改变世界。

“企业家精神”是一个难以破解的难题。

在某种程度上,与企业家精神最密切相关的术语只不过是“创新”,它在许多场合被用来安排企业家精神和创新。

即使逐渐形成这样的幻觉:只要它是一种新的前沿技术或一种公众不理解的新概念,它就会成为创新的同义词。然而,价格并非不引人注目。用所谓的新技术来测试市场需求是非常不确定的。在最初的两年里,它被视为资本市场的宠儿,此后项目消失的情况并不少见。

SEED AWARD揭示了创新:的另一面。围绕生活的痛点创新也是一个非常难的核心。

RouteMasters被列入SEED AWARD欧洲支票的候选名单,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中国和美国等发达的互联网国家,使用地图进行实时导航的场景早已司空见惯。然而,在非洲国家,分散的交通工具众多,缺乏实时交通数据源,导航软件和路线规划精度有限。如何提供便捷的交通是非洲国家面临的一个大问题。

SeyeOdukogbe,一名在牛津大学学习的尼日利亚学生和他的合作伙伴提出了一个适合非洲的经济解决方案:通过在平流层20-30公里处部署一个特殊的气球装置,收集地面实时交通数据,并借助深入的学习技术,告知公交运营商何时离开,以实现最高的运营效率。

RouteMasters在非洲最大的城市之一拉各斯已经被用于公共交通,并计划逐步扩展到非洲的其他国家和地区。

不仅在欧洲多项选择领域,而且在SEED AWARD亚太多项选择领域(中国创新者占很大比例),已经出现了许多使用尖端技术来解决生活痛点的项目,例如可以直接将手语动作自动翻译成语音的翻译臂环。

图为诺伯勒团队

目前世界上大约有7000万聋哑人。诺伯勒团队在中国率先开发了一种人工智能解决方案来提供生物电信号,包括肌电图、脑电图、心电图等的识别和应用。同时,它建立了中国最大的生物电信号数据库,可以使用肌电信号交互进行手语翻译,帮助聋哑人无障碍地与外界交流。

不难发现,与首先产生创业想法然后寻找潜在应用场景的企业家相比,在SEED AWARD上脱颖而出的创新者本质上是进行逆向选择,首先发现生活中的痛点,然后尝试使用技术来解决使用“创新”引擎来推动生活和社会进步的问题。

Creator的《诗与距离》

与企业家的话相比,SEED AWARD上的杰出团队和个人被称为“创造者”。他们不仅有想法奇妙的大脑,尖端的硬核技术,还有“诗歌和距离”。

自5月份以来,已有人从全球创意提案征集活动中收集了1300多个参赛作品。从SEED AWARD在海外大学的密集巡演到在硅谷、广州和伦敦举办的三次全球多项选择活动,430个项目进入了多项选择阶段,9个项目进入了多项选择阶段。即使在要复兴的项目中,也有许多项目有望促进社会和人类生活的进步。

例如,紫罗兰侧重于地震预警。在所有地震活动发生之前,发震区产生的内部重力波会干扰电离层。通过在地震易发区部署电离层、雷达和自然扫描系统,有望提前预测地震的发生。

图中显示的是朗格特拉团队

仅在2008年至2018年的十年间,世界上7级或以上地震的频率平均每年为20次。根据传统的地震预警机制,只能提供60秒至7分钟的地震预警,而Ionoterra试图将这一数字提高到8小时。

另一个例子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鲁宾斯基实验室的RS3Dprint项目,该项目使用并行生物打印和细胞冷冻技术来解决3D打印器官的细胞退化和移植问题。

过去,在谈到3D生物打印时,经常会提到两个自然瓶颈:3D打印速度太慢,3D打印过程中大器官细胞退化;第二,器官3D打印完成后,移植材料的储存问题依然存在。经过长时间的艰苦工作,鲁宾斯基实验室巧妙地解决了3D打印中细胞死亡和移植储存困难的难题。除了印刷器官之外,它还可以用于食品工业中,通过逐层印刷来探索不同质地的食品,例如为吞咽困难患者开发具有特殊需求的食品。

在以投资需求为主导的初创企业竞争中,通常会将衡量项目的标准放在盈利能力和市场前景上,最后选择有望茁壮成长的“树苗”。紫罗兰,一个不能在3到5年内大规模应用的“种子”项目,自然不受欢迎。

SEED AWARD的区别在于,它鼓励人们解决生活中的痛点,而不是为“大脑空洞”设定人为的门槛,并对竞争体系进行人性化的创新。件作品的科技创新能力占45%,市场前景和社会意义分别占20%。这是采用的“选种”模式。

此外,组织者邀请了十多位世界顶尖专家,如领先的机器学习专家迈克尔乔丹(Michael I. Jordan)教授、u盘发明者多夫莫兰(Dov Moran)和英国计算机协会创始主席苏布莱克(Sue Black)组成一个强大而专业的评判小组。

互联网之外的“爱马者”。

回顾SEED AWARD本身,除了竞争制度和嘉宾阵容的差异之外,组织者实地小组的跨界也令人担忧。

在许多人的印象中,全球科学竞赛主要由互联网巨头主导,至少有一两个互联网专家会支持它。原因不难理解。作为过去20年的朝阳产业,“互联网”几乎已经成为科技创新的同义词。由科技巨头主导的科技竞争似乎更有可能受到关注和关注。

菲尔德集团成为互联网巨头之外的“爱马者”这一事实似乎有点令人惊讶,但也是合理的。

一方面,技术与房地产的融合是不争的事实。例如,几年前,水槽是一种传统的家用产品,现在已经被纳入智能家用电器的范畴,因为水槽不仅集成了洗碗机的功能,而且还具有净水器的功能。另一方面,有了人工智能、5G、物联网等红利,这样的产品集成只会增加。

另一方面,这个领域是将科学技术应用于生活创新的实践者。虽然SEED AWARD呼吁人们用科学技术探索生活,但它一直站在智能生活的前沿。例如,位于重庆永川的首个全景式智能社区,通过智能家居设备、智能机器人、社区物流系统、配套商业服务等的联动,在现场重建了人与生活空间的关系。

正是这种身份跨越了该领域的技术和房地产。SEED AWARD致力于寻找充满奇妙想法的行动学校,鼓励技术在生活中应用的实践实验,促进技术发明在生活中的应用和改进,激发全人类在科学、技术和人文方面的创造力。然而,从最终结果来看,即使复兴项目没有进入决选,我们也看到了科学技术和人文科学的完美结合。

与此同时,非互联网部门的领域地位也使得SEED AWARD不再那么功利,并有机会成为创新者自由交流的平台。创新者不仅可以获得100万英镑的奖金,还可以与由顶尖科学家领导的专业法官、投资者和合作伙伴建立联系。比“竞争”更重要的角色无疑是“桥梁”。

SEED AWARD登记项目的简要清单涵盖智能硬件、生物医学、航空航天、清洁能源等。涵盖了人类生活的几乎所有方面。例如,参加复活锦标赛的Flair为空调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以实现不同区域的精确温度控制。通过智能温度传感器和可控出风口插件,可以在手机上进行远程调节和自动设置,这与智能生活的理念是一致的。

也就是说,SEED AWARD不仅是创新者的舞台,也是未来五到十年人们生活的写照。这些已经列入清单的作品可能是我们每个人日常生活中的标准。正如SEED AWARD的初衷一样,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呼吁人们用科学技术探索生活的创意奖,它旨在奖励、鼓励和激励热爱生活、有创新想法的人。

(责任编辑:李先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