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耐克采购销售数据存疑 应收账款占比明显过高

国内新闻 阅读(948)
?

全文由3443个单词组成。读这篇课文花了大约7分钟。

温|周月明编辑|程成

dinek的销售收入面临压力。由于主要客户的实力,公司40%-50%的销售收入没有及时收回,存在一定的坏账风险。同时,公司的销售、采购、库存数据也有一定的疑点,许多疑点集中表现出来,使得公司的上市之路变得崎岖不平。近日,主要从事门禁产品的厦门迪尼克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迪尼克”)发布招股说明书,拟在创业板上市。从招股说明书来看,该公司近年来的经营业绩并不十分稳定。2017年和2018年,公司收入分别达到3.81亿元和4.57亿元,同比增长32.57%和19.83%,母公司净利润分别达到4138.2万元和6298.4万元,同比下降13.09%和52.2%。显然,净利润的变化与收入的变化不同步,并具有一定的波动性。对于Dinek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内容,记者《红周刊(博客,微博)》粗略计算了其收入、采购、生产销售、库存等数据,发现如果按照财务交叉核对关系来分析这些数据,存在一定的不合理数据匹配现象。招股说明书披露,Dinek的主要产品包括楼宇对讲产品和智能家居产品。报告所述期间,楼宇对讲产品在收入中的比例仍在85%以上,尽管逐年下降。除了生产对讲机产品,Dinek还生产智能家居产品,包括智能开关面板等。这些产品在收入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从2019年1月到3月超过了8%。纵观其销售情况,我们可以发现耐克的客户群主要集中在房地产业务上。2017年1月至3月至2019年,房地产业务的贡献分别占其收入的34.97%、39.41%和35.78%。其中,近年来公司前五大客户名单中不乏一些大开发商,如龙湖集团、雅高集团世茂房地产、招商局蛇口(、古坝)等。或许这些大型房地产开发商在产业链中的实力已经导致耐克在销售中拥有大量应收账款。2016年至2018年,应收账款分别为1.05亿元、1.61亿元和2.31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36.51%、42.25%和50.58%,呈逐年上升趋势。耐克的应收账款除了在经营收入中所占比例较高之外,仍占总资产的很大比例,2016年至2018年分别占总资产的43%、47.02%和49.79%。这意味着该公司近50%的资产掌握在上游客户手中。如果上游客户缺乏资金并及时付款,公司资本链的压力将是“不言而喻的”。尽管该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目前主要的应收账款客户是房地产开发商,资金实力雄厚,商业信用良好,资金回收有保证,恶意违约较少。"但是,记者《红周刊》查看了近年来应收账款的账龄,发现一年内应收账款的比例略有下降,从2016年的83.65%下降到2018年的81.02%,而2-3年内应收账款的比例从2016年的1.5%上升到2019年1-3月的5.14%。同时,与同行业上市公司anjubao(股票吧)相比,anjubao 2016-2018年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3.47次/年、3.08次/年和2.46次/年,而耐克同期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2.3次/年、2.74次/年和2.2次/年。显然,耐克的应收账款周转率相对较低。此外,还值得注意的是耐克的坏账损失也在增加,2017年亏损382.19万元,2018年增加782.25万元。许多不利数据意味着Dinek的应收账款质量逐年下降。很明显,许多公司上市后的业绩问题是由较高应收账款的“雷雨”造成的,Dinek是否也有这种风险令人担忧。收入数据有异常。除应收账款占比过高的风险外,记者《红周刊》还对耐克2018年1月至3月和2019年的收入数据进行了检查,发现了一些异常。

2018年1月至2019年3月,耐克的收入分别为4.57亿元和6929.4万元,其中国内收入分别为4.05亿元和5856.04万元。如果考虑16%的国内增值税税率的影响,耐克2018年1-3月和2019年1-3月的含税总收入约为5.21亿元和7866.43亿元(实际上,2018年1-4月的国内增值税税率为17%,因此2018年的实际含税收入可能高于计算值)。根据耐克2018年1-3月和2019年3月的合并现金流量表数据,与本次销售相关的“销售商品和提供服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3.84亿元和8653.64万元。此外,公司2018年1月至3月和2019年3月新增预收款分别为474,400元和212.7万元。抵消同期现金收入预收款的影响,2018年1月至3月和2019年1月至3月与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分别为3.83亿元和8449.4万元。如果核对这两年的含税收入和现金收入数据,2018年1月至3月和2019年的含税收入将分别比现金收入高1.38亿元和-5.7451亿元。理论上,2018年应收账款应增加1.38亿元,2019年1-3月应减少574.51万元。事实上,在这两年的资产负债表中,期末应收账款(包括坏账准备)和应收票据的总额分别为2.77亿元和2.23亿元,2018年仅比期初同一项目的总额高1.04亿元,2019年1-3月低5352万元。这个结果显然与理论上应该增加或减少的数量有根本的不同。2018年,3371.74万元收入没有相应数据支持,2019年1月至3月债权无故减少4777.81万元。那么,这两个时期异常数据的原因是什么?购买数据的例外除了收入的例外,Dinek的购买数据也有疑问。在招股说明书中,Dinek披露了前五家供应商的采购情况,2018年1月至3月至2019年分别为6718.8万元和1668.2万元,分别占采购总额的28.03%和34.91%。根据这一计算,2018年1月至3月和2019年1月至3月的采购总额分别为2.4亿元和4778.57万元。如果增值税税率为16%(实际上,2018年1-4个月的增值税税率为17%,实际含税采购总额可能高于预计金额),则2018年1-3月和2019年1-3月的含税采购总额分别为2.78亿元和5543.1万元。在2018年1月至2019年3月的现金流量表中,“购买商品和接受服务的现金支付”分别为1.95亿元和4802.3万元。剔除本年新增预付款项543,100元和401.75万元的影响后,采购相关现金支出分别达到1.94亿元和4,455万元。将含税采购与现金支出进行关联,可以发现2018年1-3月和2019年含税采购分别比现金支出多8359.21万元和1142.6万元。理论上,这将导致当年应付金额相应增加。事实上,查看Dinek的招股说明书可以发现,2018年1月至3月和2019年3月的应付款分别为1.02亿元和1.04亿元,分别比上年增加5184.28万元和259.9万元。显然,这一数据与理论数据不一致。2018年1月至2019年3月分别为3174.93万元和891.61万元的含税购买没有相应数据支持。生产和营销数据与库存数据不太匹配。除了收入数据和购买数据中的疑点,记者《红周刊》还从产销差异的角度粗略检查了Dinek的库存数据,发现其中存在一定的异常。报告期内,耐克的数字楼宇对讲产品、模拟楼宇对讲产品和智能开关面板约占总收入的90%。招股说明书披露了这三类产品更详细的生产和销售量,《红周刊》计算了2017年1月至2019年3月这三类产品的生产和销售差额,其中2019年1月至3月,数字楼宇对讲产品、模拟楼宇对讲产品和智能开关面板的生产和销售差额分别为36,600、17,900和3,222。同时,公司招股说明书还披露了数据楼宇对讲产品和模拟楼宇对讲产品的平均单位成本,2019年1月至3月分别为279.73元/台和118.79元/台。虽然智能开关面板的单位成本没有披露,但reporter 《红周刊》根据其目前154万元的运营成本和销售额粗略计算了每块面板的运营成本。将这些产品的单价成本乘以产销差,分别为8,856,600元、2,212,600元和191,000元,合计10,882,300元,即2019年1月至3月,库存成品应增加约10,882,300元。然而,看看Dinek的库存数据,2019年1月至3月,其库存和发货量(全部为成品)比上年增加了1212.37万元,比理论增幅增加了121.4万元。这笔额外的金额是否是Dinek其他利基产品的额外库存,需要公司做出更多解释和披露。此外,使用同样的方法,2017年和2018年的库存数据有更多的差异。将这三类产品的产销差乘以单价成本,2017年合计为165.3万元,2018年合计为-564.03万元,这意味着2017年和2018年库存商品和发货量的新增量应该在165.3万元和-564.03万元之间,但实际上新增量分别为784.84万元和-168.73万元那么,这部分数据差异是如何形成的呢?它是由仅占其收入约10%的产品库存变化引起的吗?

(这篇文章发表于10月26日《红周刊》)

END。

请在文章下面留下一个公共号码名和身份证。请在转载文章的开头注明来源于鸿侃金融(hkcj2016)和作者。

这篇文章从微信公众号《虹坎财经》开始。文章的内容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贺勋的立场。投资者应在此基础上自行承担风险。

(责任编辑:王志强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