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培训机构宰客招数多:公考未过当面试教师

国内新闻 阅读(758)

“吹嘘”无证办学“玩失踪”不予退款:“胡乱收费不予退款,无证办学不予“吹嘘”,擅自“玩失踪”.在夏季的这个时候,各种社会培训机构正经历一个高峰期。 然而,记者的调查发现,目前的培训市场好坏参半,严重损害了消费者的权益。

频繁“未经协商就屠杀你”

任意收费和不退款 不久前,哈尔滨的杨敏女士报名参加了一个培训班。由于接线员未能在指定时间开始上课,杨女士要求退学并退还学费。令她惊讶的是,她没有去上课,而是从810元的学费中扣除了。 巧合的是,哈尔滨消费者周小川报名参加的一个电脑培训项目没有统一的收费标准,导致“提前注册的费用更高,延迟注册的费用更低”

未经授权违反合同,违反承诺 黑龙江省大庆市的戴女士介绍说,她参加了舞蹈培训班,学习了近一个月。操作员任意调整课程时间,导致戴女士无法继续参加培训课程。 此外,一家着名的英语教育培训机构经常无故更换教师和停课。消费者要求退学,而经营者推迟了处理此案。最后,老板用钱“失去了工会”。

虚假宣传,夸大效果 一些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捏造和夸大硬件设施、教学条件和教学效果,误导消费者。 许多虚假和夸大的宣传,如“98%的点击率”、“保证付款,7天后获得证书”和“一对一的顶级教师”,已经导致许多消费者浪费金钱和时间。

没有教学资格,没有教师资格 哈尔滨居民马云说,他曾经让自己的孩子报名参加文化补习班。后来他发现该机构没有办学资格,也没有相关部门的批准程序。在他雇用的教师中,仍有一些人没有资格。

消费者满意度低

记者随机开通公务员培训机构注册网站。各类辅导课的价格从290元到39,800元不等,课程类型从“直播课”、“定制课”到“精品课”、“协议课”,让人眼花缭乱。

黑龙江省消费者协会负责人表示,与各种社会培训机构的热门报名相比,消费者满意度不高。 根据黑龙江消费者协会的一项调查,大约30%的消费者对他们参加的社会培训不满意。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运营商为了获取不正当的利益,不宣传或告知收费项目、标准和退款规定,利用消费者和运营商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导致更多收费、任意收费、少退款或不退款。

大庆一家社会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坦言,像他这样的小企业会尽力避免与消费者签订合同。如果发生纠纷,消费者将无能为力。 “我们一般不提供正式发票,消费者没有消费证明,所以没有权利保护的证据。”

有些教师不使用真名

除了成本,教师资格和教师资格也是消费者在面对社会培训时非常关心的问题。 黑龙江消费者协会工作人员邵云凯表示,根据规定,培训机构办学需要获得教育教育部门的批准,但有些培训机构根本没有执照。 为了吸引学生,其他培训机构对教师资格“大惊小怪”,捏造和夸大教师学历等。

曾在哈尔滨一些培训机构工作的教师介绍说,一些培训课程的教师没有用真名授课。一方面,它方便了“包装宣传”,另一方面,它掩盖了一些人不具备教师资格的情况。 小张,北京大学毕业生,目前在中国一家着名的教育培训机构工作,他说他没有通过公务员考试,但毕业后他进入了公务员培训机构,成为了一名面试讲师。 据新华社报道,负责编辑:苏世英